白浪

流动的,不由人的。

记忆里让我脸红的少年


可能我们不会在一起


但我永远祝福你


请以你的名字呼唤我

【故事来自周艺博《他》歌曲 评论】
他,是我高中同桌,以前自己很自闭,很不喜欢和别人说话,也不知道为什么,在见他当我同桌对我笑的时候感觉世界就像充满了阳光。一开始就很喜欢欺负他,在他从我椅子后面出去的时候不让他走,或者突然移位杠着他,可是也不知道为什么,渐渐的却还是熟络了。
下课的时候,他会拽着我的衣领,叫我一同出去,有时候是去操场逛逛,有时候是去小卖部,有时候是陪他去医务室拿药。还记得有一次从课桌上爬起来看见他的眼睛,在太阳下显得好似琥珀一般,那时候感觉那是我见过最美的眼睛了。
之后,他喜欢上了一个女生,刚刚好是我小学班长,我会很努力帮他想办法讨她欢心,为了他了解她,会感觉有种莫名其妙的心酸,也许...

我记得以前,会多愁善感,现在却少了这份矫情


夏天暴雨的彩虹

高空迁徙的流云 

被风吹起来的天蓝色窗帘和窗外成排的白杨树

蓝的令人发指的天空没有一点云彩

我就枕着胳膊看

看叶子在太阳下的反光

合着风的节奏一闪一闪

比姑娘的吊带还要好看


只是,我的夏天,从来没有发生过什么美好的事

所有美好都会迅速过去

明明只是活着,哀伤却无处不在

晾干的床单里有,盥洗室的牙刷里也有

手机的记录里,也能找到哀伤的踪影

就连记忆也总是被篡改 


没办法轻易永恒


每晚纠结,吃什么

发信息给图书馆小哥哥出来吃饭

他说他吃过了,但是要看我吃

在他的目视下,我吃完了一份香锅,一杯奶盖,啊,好饱。

他跟我讲他去健身了,今天胸肌特别大,让我摸摸,等我摸他的时候,他说我是死变态,贼好笑。

和他去买水果吃,我买了一串香蕉,他也买了一串

回宿舍的时候路上,一人剥一根香蕉,边走边吃,然后他突然跟我说

咱们来干香蕉吧?(就是干杯)

“我的香蕉大,你吃我的”

我听完就凌乱了,他总是暗示我,什么时候去开房啊?

我才不要去和他去拍照!

早上八点醒

打了飞机,一口气睡到了十二点

期间,做了个冗长的梦,梦这个东西,不及时记下来会忘记的。

梦: 我和一个人(我真的不知道他谁,脸也模糊不清) 陪英语老师去校外吃饭。
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是个戴眼镜烫了黄发的英语老师?
过红绿灯的时候。英语老师跑得很快,我想追过去,也又浮夸又快地跑过马路。

可能是我跑得太快,又得意忘形,我360°旋转跳跃了一周,重重摔在了马路牙子上,眼镜碎了,我晕了过去。

醒来的时候,我趴在餐厅的桌上,面前是碎成一块一块的眼镜碎片,嘴很痛,环顾四周,除了那个脸模糊不清的人陪我,一个人都没有。

我想静静,没理他的询问,把那一堆碎片扔到了垃圾桶,一言不发,恍到...

今…今天的…我…

你不用管我啦,我很愉快。

除了,

没有你。

发布了长文章:

点击查看

AlphaStyLe 索尼阿尔法:

本文以两组沙巴的旅拍人像为例从前期计划,拍摄技巧,到后期调色与创意合成的全过程分享自己的经验心得。在我的新浪微博@  Alphastyle粉红小象转发+关注,即可获文中“PSD文件,调色预设,及动漫风格合成素材”。希望大家多支持,这样后面才会有更多人像或风光的教程及分享  


下一页
©白浪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