白浪

流动的,不由人的。

台风过境,迁徙的流云。

赞赏测试

希望能收到几毛钱

在上海

即将被赶走的几百万

从我上车,就一直盯着我看??

说起来,也很久没抽烟了,买一包烟,抽了两个礼拜,不像是享受,而是自我惩罚。

因为并不喜欢烟味。

后来就在想,别戒了吧,抽烟比吃口香糖好,至少知道自己难受。

【纪念短暂一瞬的永恒】
没有眼泪,没有呼喊,没有追赶。
难的就是那一笑,也许贵树知道明理已经回家了吧。
没有啦,这是小学时候喜欢过的女孩,自2008一别十年,期间我奇迹般地有了她的联系方式,直到今天尬聊!
真的没想过可能性。
但是回忆杀真的太可怕了,我以为我会忘记。
哈哈哈,几年前的凌晨,我写的一封信到现在都还留着,不过只是不会再去看而已。
想看结局的,去看新海诚的动画电影《秒速五厘米》,那个结局,就是我能料想到的最好结局。
“新海诚用《星之声》,《云之彼端》,《言叶之庭》告诉了我们,爱情可以超过时间,空间,年龄,然后用《秒速五厘米》告诉我们,我前面的都是扯淡。”

too日文写作とお no日文写作の,连起来就...

随笔

1.似乎申城的雨总被预想中要来的猝不及防一些,闷热中总会酝酿出几场阵雨。晚上出门吃饭,总是被突如其来的大雨浇湿了吃饭的愉悦感。


2.见识到了天价车。DIDI打劫,不足3公里竟然要价150块,我坐公交车只要2块钱。碍于今夜下雨,我还是选择了上公交。哈哈哈。还好,我刚上车,司机就问我,你去哪,我送你。莫名在潮湿黏腻的氤氲水汽中,感受到一丝感动?


3.和昨天一样,今天的生活好像没什么起色,不过交了一个朋友。以后说不定有约饭的对象了?哈哈哈。毕竟是新来的吗。


4.我的台湾室友事无巨细都会跟我交代吩咐,但是总体而言还是挺好相处的。现在也潜移默化,好像要开始讲起台湾腔了,捂脸笑。真的不是...

傻乐。

路过广场的路口。

一个男的醉熏熏打着电话嘴里一直念叨着“我有钱了你回来吧”

然而他那免提的通话在凌晨3点的街面上传来的却是一遍一遍“您拨打的电话是空号”

六月的晚上很潮湿。

昏暗的路灯映着空荡荡的人行道。

他颓废的样子烂泥一样掉在路上好像一部电影。

下一页
©白浪 | Powered by LOFTER